16岁乌运动员赛后拿出“亚速营”旗帜 上面有新纳粹符号

(观察者网讯)据俄罗斯新闻社6月14日报道,在匈牙利举办的第71届“格尔吉利 · 博尔内米萨”国际青年拳击纪念锦标赛颁奖仪式上,获得女子50公斤级亚军的16岁乌克兰运动员戴安娜·佩特连科(Diana Petrenko)公开展示了“亚速营”的旗帜,该组织被控具有新纳粹主义。

比赛主办方工作人员随后上前与佩特连科沟通,她听后收起了旗帜。俄新社提到,前不久,俄体操运动员还因穿着印有“Z”字母的衣服领奖而受到国际体操联合会(FIG)禁赛一年等处罚。

近日,2022年度“格尔吉利 · 博尔内米萨”国际青年拳击纪念大赛在匈牙利埃格尔举行。6月11日,16岁的佩特连科在女子50公斤级比赛中获得了第二名。

颁奖仪式上,这位来自乌克兰切尔卡瑟的运动员站上领奖台时,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“亚速营”的旗帜,并在镜头面前公开展示了十几秒。

亚速营的旗帜上印有该组织常用的“狼之钩”和“黑太阳”等新纳粹符号。这两种符号最初于二战期间出现在纳粹德国,目前被多个新纳粹组织使用。

颁奖人为佩特连科戴上奖牌时,她都没有松开旗帜。视频显示,直到一名主办方工作人员上前与佩特连科说了几句话,她才点了点头收起了旗帜。

一家名为“storyua”的乌克兰新闻网站称,佩特连科在乌克兰切尔卡瑟一家名为“AmbrosCrossFight”的体育俱乐部训练,这家俱乐部以乌克兰运动员、前“亚速营”成员安布罗斯·谢尔盖·谢尔盖维奇(Ambros Sergey Sergeevich)的名字命名。

14日,该俱乐部的Instagram主页分享了佩特连科展示“亚速营”旗帜的照片和视频,并称佩特连科此举在向该军事组织“致敬”,希望国际社会关注发生在乌克兰的战争。

15日,“今日俄罗斯”报道称,有人在社交媒体上声称,佩特连科是亚速营的“信徒”,还是“彻头彻尾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者”。

“亚速营”由极右翼活动人士于2014年创建,被控具有新纳粹主义和白人至上主义意识形态。2014年11月,“亚速营”正式并入乌克兰国民卫队。该组织否认其作为一个整体信奉纳粹主义意识形态,但万字符和党卫军服饰之类的纳粹标志在“亚速营”成员的身体和制服上随处可见。

今年2月,俄罗斯方面称,收到了“确凿的证据”证明“亚速营”成员以及其他乌克兰极端右翼组织对乌东地区的平民“犯下了残忍的罪行”。俄罗斯最高法院于5月26日做出裁定,根据俄罗斯总检查部的提议,宣布乌克兰民族主义武装“亚速营”为恐怖组织。

上月底,英媒《》称,“亚速营”在哈尔科夫新成立的部队未佩戴“狼之钩”徽章,而是换成了代表乌官方的金色三叉戟标志,据此称其从徽章上移除了新纳粹标志。

6月14日,俄新社在报道佩特连科展示“亚速营”旗帜一事时,还提到了俄罗斯运动员此前的遭遇。俄罗斯体操运动员伊万·库利亚克(Ivan Kuliak)因在3月的世界杯体操赛多哈站穿印有“Z”字母的运动服领奖,遭到了国际体操联合会禁赛1年的处罚,他还被剥夺了在世界杯多哈站上获得的铜牌和500瑞士法郎奖金(约合3360元人民币)。

当地时间5月30日,乌克兰“亚速营”在乌克兰东部城市哈尔科夫组建了一支新部队,目前已经开始在哈尔科夫地区执行战斗任务。

英媒《》注意到,新成立的部队并未佩戴“亚速营”的新纳粹符号“狼之钩”(Wolfsangel),而是统一换成了代表乌官方的金色三叉戟标志。

当地时间5月30日,“亚速营”在乌克兰东部城市哈尔科夫组建了一支新部队。图自社交媒体

“亚速营”常用的“狼之钩”标志,首次出现在纳粹德国,脱胎于纳粹德国亲卫队第2师,后来被新纳粹分子、现代民族主义者, 另类右翼和白人民族主义团体所使用。此外,“亚速营”常用的标志还有同样出自纳粹德国的“黑太阳”等。

“在与传奇的亚速营相同的原则和意识形态基础上,我们组建了新的部队。他们每天都在不断壮大,越来越专业。”亚速联合指挥官马克西姆·佐林(Maksym Zhorin)在30日的仪式上说。

然而,此前一天,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5月29日视察哈尔科夫州的乌军前线阵地,并向当地乌军授奖并赠送礼物时,当地军官在授奖时依旧佩戴“骷髅头”标志,这一标志高度疑似曾被纳粹德国的“骷髅部队”使用过的一个专有的“骷髅头”标志。

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5月29日视察哈尔科夫州的乌军前线阵地,并向当地乌军授奖并赠送礼物。图自乌媒

“亚速营”由极右翼活动人士于2014年创建,最初被部署在乌克兰东部,后被隶属于内政部的乌克兰国民警卫队收编,因其种族主义、新纳粹色彩而广受争议。

俄罗斯最高法院于5月26日做出裁定,根据俄罗斯总检查部的提议,宣布乌克兰民族主义武装“亚速营”为恐怖组织。

目前,驻守马里乌波尔亚速钢铁厂的“亚速营”士兵已全部撤离并投降,根据俄国防部数据,5月16日至20日,共有2439名“亚速营”和乌军人缴械投降。

据俄卫星通讯社报道,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的司法部长尤里·西罗瓦特科5月30日在俄罗斯一台的节目上说,投降士兵没有被区别对待,调查人员正在对他们进行问讯。

乌克兰方面曾表示,希望以交换囚犯的方式交换士兵,但莫斯科方面表示他们将首先接受审判。西罗瓦特科说:“法院将对他们做出决定。对于此类罪行,顿涅茨克的最高刑罚就是死刑。”

Leave a Reply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